【AAC专稿】张尕:生命艺术是一种提示或警示

2020.12.04 20:30:30 来源:雅昌专稿

2i5RpSmCSEKNio674nLDXtjV31Y7y6mHMv0xS1S6.jpg

策展人张尕

相关链接:【雅昌专稿】第十四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四大奖项入围名单

张尕,策展人。现为中央美术学院特聘教授,中央美术学院艺术与科技中心主任。曾任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媒体艺术副教授,并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斯坦福大学以及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院等分别担任过研究访问职务。

曾于2000 年初期策划“北京国际新媒体艺术展暨论坛”(2004‐2006),将国际媒体艺术最新理论与实践介绍到中国大陆。2008 年至2014 年间,他于中国美术馆担任媒体艺术顾问策展人,期间策划了国际媒体艺术三年展系列。这些大型展览批判性地探讨和考察了全球媒体艺术的发展趋势,并衍生出有关艺术、技术和文化方面的讨论。

其写作和所编书目分别由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October 杂志、利物浦大学以及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张尕也是列奥纳多丛书(麻省理工)编委成员。自2015 年起, 担任上海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艺术指导。

wg9f7gtXEDgOuBhhewfan1EG01ObaH1FoGzmmmzo.jpg

《残山水》 梁绍基

BT2toi6r6x6fzRAFmcbRh6zutmUXTNcN9A2myE8w.jpg

《荧光》 梁绍基

6ts96f9c8U8l4xiXR7bCQkEyLlKEAAVEn5oO2USG.jpg

《交互式植物生长》 克丽斯塔·佐梅雷尔 & 劳伦·米尼奥诺 交互式计算机装置,活体植物,计算机编码,界面,投影仪 尺寸可变 1992

2019年9月27日,知美术馆2019国际生物艺术大展“生长”开幕,此次展览由张尕担任策展人,展艺术家包括苏珊·安卡尔、组织培养和艺术计划(奥隆·凯茨 & 伊奥纳特·祖尔)与罗伯特·福斯特/科里·凡·塞斯/德文·沃德、安娜·杜米特里乌 & 亚历克斯·梅、托马斯·费因斯坦、爱德华多·卡兹、梁绍基、邱宇、克丽斯塔·佐梅雷尔 & 劳伦·米尼奥诺。

这个展览探讨了生物技术化与技术生物化,以及两者间的鸿沟在哪里的议题。展出作品涉及到生物基因、医学、前沿科技、伦理与艺术等不同学科的方方面面,是一个“好看”却不好懂的展览。张尕从策展人的角度指出展览所涉及到的三个概念:生命、生物学以及生态学。

A5rUtCB6PqjHe0HahtETwzSAhTu8TOAGJZs4feQn.jpg

《粒子的来世》 苏珊·安卡尔(Suzanne Anker) 玻璃展柜、培养皿、风干食品、肉桂、伞菌、姜、人参、冰糖、中药材、药丸、莲子、橡皮筋、黑木耳、银耳、蜡笔、螺丝线、贝壳、金属夹、垫圈、花、干花、咖喱粉、蝴蝶翅膀、铜羊毛、红扁豆、鸡蛋、蛋壳、番茄干、红玫瑰、玻璃珠、玩具橡皮擦、金属亮片、纸花、彩色粉笔、珊瑚、米饭、金属珠、弹簧、回形针、图钉、蜂窝、碎玻璃、刺、排水管、苔藓、地衣、复活节彩蛋剪纸、植物荚、塑料数字、菊花花瓣、岩石、咖啡、黑扁豆、海胆羽毛笔、蝉、甲虫、小茴香、辣椒粉等 尺寸可变 2019

策展人张尕认为,于其说展览“生长”是语言的指涉,它实则促使观众以内在的感受去体验一次与不同生命形式的相遇。这些生命形态或源于自然,或是人为的造化;亦或是来自共生的居所和基因间的交合。展览以此对亚里士多德式的生物分类法统提出质疑,进而向诸如动态平衡(homeostasis)、新陈代谢以及环境效应这些作为生命之基本显像等约定俗成的观念发难。展览不仅佐证了“生长”的能量作为一种自然的冲动,并阐明了“生长”这一行为作为技术力量将自然概念拓展为一种新的范式,在此之中,无自然的生态(ecology without nature)正在召唤着另一种现实的来临。

置身于整个展场,就像是来到了科幻电影里面一样,或者是身处“邪恶”科学家的实验室里面,培养皿、风干食品、肉桂、伞菌、姜、人参、冰糖、中药材、药丸、莲子、橡皮筋、黑木耳、木屑、马粪、水、泵、活细胞等等,在展览中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材料”和生命形态,比如在展厅负一楼展厅,观众可以看到将近70岁的艺术家梁绍基的作品,艺术家几十年一直以蚕的生命作为创作素材,在展览中可以看到蚕的生长和衰亡挣脱束缚的自然过程,以电子形式增强的结茧和吐丝全过程,还有经过基因改造的茧虫身上放射出绿色荧光蛋白的光等等。

IsvJhfydZzlinWxnbKdMembmk1FlLoDZC20za2sG.jpg

《护理与控制的容器:堆肥孵化器4》 组织培养和艺术计划(奥隆·凯茨 & 伊奥纳特·祖尔)与德文·沃德 堆肥(木屑、马粪)、金属结构与阶梯、水、泵、定制孵化器、活细胞 尺寸可变 2019

eBuYjbC7Sr01PVFzlGJ1CxNEsGRgOEccJbRWE0Is.jpg

《胰腺》 托马斯·费因斯坦 玻璃,脑细胞,不锈钢,技术设备 230x800x200cm 2012

在美术馆三楼,托马斯·费因斯坦(Thomas Feuerstein)的作品《胰腺》,将一本书浸透、切碎,然后压进一个人工肠道(发酵器)中,细菌在其中将书“彻底消化”,然后将产生的能量供应给生长在玻璃罐中的脑细胞(缸中之脑)。人工大脑的喂养遵循着严格的食谱。此外,我们还可以看到艺术家创造的用马粪所供养的细胞、交互式植物生长,以及各种有机物、无机物。

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即使没有颠覆观众对艺术、技术乃至生命的认知,也至少从某种程度上拓展了认知的边界和想象,到底何为生物艺术?转基因、克隆、人机合一这些我们越来越耳熟能详的生物科技,又是如何与艺术结合?人类在面临艺术与生物技术的合体,又当如何自处?对人们的启发和思考是这个展览想要表达和传递的讯息。

雅昌艺术网:首先请您介绍下知美术馆2019国际生物艺术大展“生长”这场展览,为什么这场展览会聚焦生物艺术?

张尕:生命/生物艺术作为在数字语境下的当代文化的一个组成部份, 也是我所关注的后人类命题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2011年中国美术馆媒体艺术三年展的“延展生命”展即是对由现代性所阐释的生命,环境的追问和质疑。

雅昌艺术网:展览的八位参展艺术家/艺术家组合的选择有怎样的考虑?可以看到里面仅有两位国内的艺术家。

张尕:展览一般不以国籍比例来考虑参展艺术家的构成。

雅昌艺术网:展览的主题“生长”,探讨的是生物技术化与技术生物化,以及两者间的鸿沟在哪里的议题,您似乎对“生物”或者“生命”的主题非常感兴趣?

张尕:我编辑的一本央美“百年辉煌”工程理论研究项目《作为艺术条件的后人类状况:在时空之技术构建下走向生态平等的新艺术》(The Posthuman as A Condition of Art: Towards A New Art of Eco-Equality Under the Technological Construct of Time and Space)一书很快就要出版。那里对这些问题有比较系统的介绍。

雅昌艺术网:做为策展人,在展览的具体策划上面您是如何考虑的?因为这些艺术作品很多时候会面临非常具体的展示困境,如涉及到道德、伦理和公共安全等等。

张尕:需要多方面的协调,本地研究机构和实验室的合作。对展览的叙述中就学术界对相关问题的争议也有提及。当然,生命艺术依然属于艺术,它所做的是一种提示或警示, 并不涉及到操作层面。

雅昌艺术网:此外,观众在面对这些作品的时候,也会存在阅读或者观看障碍,从展览说明、与观众的距离、观众与作品会产生的经验交流等等方面,您是如何考量的?

张尕:作品都有详细的文字介绍,展览的视觉感知有助于拉近和观众的距离

雅昌艺术网:从您策划中国美术馆的新媒体艺术展开始,就一直致力于将国际最前沿的新媒体艺术介绍到国内,如今十几年过去,对于当下新媒体艺术的发展您是如何看待的?

张尕:从2004-2006 三年间受清华大学邀请举办北京国际新媒体艺术展暨论坛开始,到策划中国美术馆2008-2014 年三届媒体艺术三年展至今,国内对于媒体艺术的认知和推动都有巨大的发展。 今天, 媒体艺术已是一个热门话题,这是好事,也要防范将媒体艺术所要探讨的话题过于简单化和流行化的倾向。

雅昌艺术网:您近期的工作主要有哪些?

张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原计划于2020年2月开幕的首届CAFAM Techne 三年展是我工作了两年多的一个大型展览,可惜因年初新冠疫情的突发而延期到明年。希望到时仍然能完整呈现这个使用整个美术馆空间的展览。疫情开始后, 作为上海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的艺术指导,我们先后推出了以We=Link 为平台的两个网络艺术展, 分别联合十几个国际媒体艺术机构和美术馆共同展出。国内对于“网络艺术”的介绍和实践不多,希望这个平台可以起到推动的作用。展览可以直接在手机上或电脑上访问,http://we-link.chronusartcenter.org

雅昌艺术网:如何看待已经持续了14年的AAC艺术中国?请给AAC艺术中国几句寄语。

张尕:我记得2009年曾经给过我一个年度策展人奖,一晃10年过去,希望继续坚持,建立标准, 多奖励新人。

返回顶部